Published on YaleGlobal Online Magazine (http://yaleglobal.yale.edu)
Home > 南中国海的僵局

南中国海的僵局

T《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划定各大洋大海的界限,区别界定各国捕鱼和开发石油天然气等其它资源的权利。新南威尔士大学澳大利亚国防军力研究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的卡莱尔•A•瑟亚(Carlyle A. Thayer)解释到,一个自然形成、具有经济功能的离岸岛屿可以有200海哩的专属经济区,岩石可以有12海哩的领海,但不是专属经济区。在被一众国家围绕着的较小的海域中,各国边界重合,空间变得拥挤。南中国海便是这种情形,数十年来中国与邻国一直有领土纠纷。最新的是与菲律宾关于斯卡伯勒浅滩的纠纷——黄岩岛是中国方面的名称,在菲律宾被称为“帕纳塔格礁”(Panatag Shoal)。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造访白宫,寻求美国的支持。瑟亚认为,冲突激化,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寻求外交上的解决,把身为盟友的美国放到了尴尬的位置上。美国参议院仍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耶鲁全球

南中国海的僵局

黄岩岛僵局显示了中国和平崛起时磕磕碰碰的周边关系
卡莱尔•A•瑟亚(Carlyle A. Thayer)
耶鲁全球, 2012年06月12日
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的僵局:菲律宾海军警惕地看着中国船只(上);菲律宾街头,怒火爆发

 堪培拉:南中国海因争端浅滩而造成的僵局中,中国渔政海事执法船只与菲律宾海军护卫舰发生冲突。五块岩石是斯卡伯勒浅滩的标志物,其中最高的一块在涨潮时突出水面三米。争端焦点是周围捕鱼的区域,更重要的是决定所有权和利用权的法律原则。争端如何解决,对于这个密切关注中国崛起的地区,有着深远的影响。

南中国海上的岛屿和礁石数十年来一直都是中国与邻国的争议所在。四月,斯卡伯勒浅滩成为争端的新焦点。黄岩岛由一系列岛礁和岩石围成三角形的链条,面积为150平方公里。该岛在苏比克湾以西200公里,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为“南沙群岛”)北边,而后者是中国与越南争夺之地。
 
4月8日,菲律宾一辆侦察机在澙湖发现五艘中国渔船,僵局自此开始。菲律宾派出一艘巡洋舰护卫舰对中国渔船进行调查,两天后发现了巨蛤、珊瑚与鲨鱼,这些物种都受菲律宾法律和国际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保护。
 
两艘中国渔政船很快就到达了,挡在了护卫舰与渔船之间。中国与菲律宾都正式抗议对方的行动。
 
为了缓解局势的紧张,菲律宾撤回了海军护卫舰,取而代之的是海岸防卫队的快艇。与之相伴的是渔业与海洋资源局的船只。中国强化自己的立场,派出最新的渔政船,“渔政310”。僵局持续至今。
 
中国和菲律宾都声称黄岩岛是国家领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把斯卡伯勒浅滩称为黄岩岛,并声明,由于中国在历史上就发现了这个地方,中国对该岛及附近海域有着“无可争议的主权”。
 
中国和菲律宾都声称黄岩岛是国家领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岛屿的定义是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可以维持人类居住或有经济功能的,可以享有200海哩的专属经济区。如果陆地区域无法满足这些标准,就被界定为岩石,享有12海哩的领海,但没有专属经济区。中国有关领域的主权和对领海的主权权利的主张就源自于该区域。如果斯卡伯勒浅滩满足了岛屿的法律定义,那么它将带来200海哩的专属经济区。如果不能满足定义,那么五块岩石中的每一块都享有12海哩的领海。菲律宾把斯卡伯勒浅滩称为“帕纳塔格礁”(Panatag Shoal),认为它在自己200海哩的专属经济区内。其主张的依据是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中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无权决定诸如岛屿与岩石等土地性质的主权争议。该法仅使用于在海事管辖权内发生的争端。
 
南中国海争端区域。放大图片。
中国和菲律宾可以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或者也可以协议将争端提交国际法院进行国际仲裁。中国认为,争端应该通过双边解决;菲律宾则希望把争端交给根据海洋法公约建立的国际海洋法法庭。双方都在进行双边外交的同时,摆出政治姿态,推动自己的主张。菲律宾采取的是法律、政治和外交上三路并进的策略:威胁要单方面把争端提交国际法庭;从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和国际社会中寻求支持;以及,继续与中国协商。
 
中国采用各种各样的办法给菲律宾制造压力:中国对在马尼拉和世界其它国家发生的小型反华抗议作出反应,发出旅游建议,导致80个原本已经安排好的、到菲律宾的中国旅行团及飞机航班被取消;以虫害为由,暂时停止了菲律宾香蕉的进口;并指挥上演了一场充满敌意的新闻战。2011年,菲律宾向中国出口了价值为6000万美元的香蕉,中国成为菲律宾第三大香蕉出口国。5月份香蕉无法出口造成的损失估计大约是3400万美元。中国来的游客是菲律宾第四大旅游团体。每名中国游客平均逗留三天,每天支出200美元。5月,1500名中国游客取消了到菲律宾的旅程,给旅游业带来了接近100万美元的损失。
 
中国还宣布,在南中国海实施单方面渔禁,涵盖范围包括黄岩岛;在保护处于繁殖期的鱼群这一冠冕堂皇的理由下,中国还警告到,它将对违反这一禁令的外国渔船采取行动。作为反击,菲律宾拒绝承认中国禁令的有效性,但也发出了自己禁令,涵盖争议地区。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无权决定诸如岛屿与岩石等土地性质的主权争议。
许多观察家把双方的渔禁看成是积极的迹象,为降低紧张气氛提供了一种途径。但这样的期望没持续多久。根据菲律宾方面的消息,5月底,中国派出三艘渔政船到斯卡伯勒浅滩,同行的还有十艘中国渔船。中国承认,浅滩附近有20艘渔船。菲律宾声称,如果把渔船上的小艇都加起来,中国有接近100艘船在浅滩附近。尽管中国渔禁仍在有效期,但中国渔政机构并没有采取措施,来阻止这些船只进行捕捞。
 
我们不能忽略此僵局涉及的安全问题。在僵局期间,菲律宾和美国进行了他们每年一次的“肩并肩”(Balikatan)军事演习。期间,在面对南中国海的黄岩岛西部海岸,菲律宾和美国海军在石油钻井架进行了反恐突袭。中国指责,美国对菲律宾的支持只会给马尼拉装胆,让它鲁莽行事,中国要美国控制其盟友。
 
为了再次强调在实现区域主张方面的决心,中国在5月宣布,它第一台自产的大型深海石油钻井将在南中国海开始施工。菲律宾因此抗议。事实上,钻井位于珠江出海口,香港南面,这很可能会矗立多年的钻井完全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菲律宾的反应可能有点过火了,它被误导,以为会得到东南亚联盟成员及美国盟友的支持。部分东南亚联盟成员,甚至菲律宾社会活动家,都对马尼拉如何抗衡北京的举动表示出忧虑。用菲律宾一位议员的话来说,菲律宾觉得自己像孤儿。
 
中非双方都仓促地开始了对抗,马上采取了的行动让迅速的外交解决变得不可能。接下来的姿态只是让敌对状态强化,在双方国内都引发民族情绪。美国必须小心度量自己的反应,避免被拖入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与中国的领土纠纷上。同时,美国必须保护它与菲律宾的《互助防卫公约》(Mutual Defense Treaty),不能让条约因为没有为同盟提供可指望的支持而失去价值。
 
拒绝外交上的妥协,派遣渔政船只,使用经济制裁:中国的行动给其他区域国家上了一课,让他们看到在南中国海领土纠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此僵局还提醒了美国,需要小心翼翼的外交行动,在让盟友安心的同时,不要把自己卷入远方的冲突。

 

Carlyle A. Thayer is Emeritus Professor,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at the 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 Canberra.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关于《联合国海洋法》的内容。

Rights:耶鲁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