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YaleGlobal Online Magazine (http://yaleglobal.yale.edu)
Home > 奥巴马的贸易政策正在形成 ——第一部分

奥巴马的贸易政策正在形成 ——第一部分

贸易专家爱德华•格莱塞(Edward Gresser)是华盛顿的民主党领袖委员会(Democratic Leadership Council)成员。他认为,美国打算向中国汽车轮胎征收关税引发大量不满,最终结果很可能只是怨声载道。这一关税不可能引起下一场贸易战,并引发类似 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全球萧条,因为这样的关税已司空见惯,而且得到世界贸易组织的允许。此外,这一税率为35%,较最初提议的55%的税率还低,而且到2012年,该税率将下降至4%的正常水平。正如人们所注意到的,2000-2003年期间的关税税率只导致了美国钢铁进口的小幅度下降,所以这些举措也不会对进口产生什么影响。再者,在钢铁进口关税取消后,钢铁进口量又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正如格莱塞所指出的,根据中国所签署的加入世贸组织的协议,美国有权征收轮胎税,而中国也有权上诉。这意味着除了社论和民意以外,贸易流量不会有什么改变。——耶鲁全球

奥巴马的贸易政策正在形成 ——第一部分

美国向中国征收轮胎税并没有预示重大转变
爱德华•格莱塞(Edward Gresser)
耶鲁全球, 2009年09月14日
当橡胶遇上公路:美国向中国轮胎征收关税以保护国内产业
华盛顿:有时候,从山坡上滚落的一颗小鹅卵石,会成为引起一场山崩并导致环境很大改变 的触发器。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事实并非如此。相反,常常是鹅卵石落地,颠一两下,扬起一点尘土——尘埃落定后,一切看上去还是一如往常。如果专家或内行看 到了这一景象,并用鹅卵石的坠落来预测灾难,这看上去就有点傻了。奥巴马政府最近决定,向中国汽车轮胎征收为期三年的关税,这种犯傻的情形很有可能会出 现。
专家和贸易观察者认为这种关税是大事。对于自由贸易者来说,这一举措可能是迈向 1930年代式的关闭世界市场的第一步。民粹主义者一方面担心竞争压力,另一方面则认为该措施毫不掩饰地表明了支持美国工人和排外的立场。两者可能都是错 误的。对中国轮胎施加的关税很可能不会导致跨太平洋的贸易战,也不会使美国的轮胎业发生多大改变。
对中国轮胎施加的关税很可能不会导致跨太平洋的贸易战,也不会使美国的轮胎业发生多大的改变。
首先讲一些基本事实。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进口车胎来自中国。今年春天,美国钢铁工人联 合会(the United Steelworkers union)提起诉讼,要求对该产品征收三年的关税。正如该案所表明的,从中国进口的轮胎数量急遽上升——从2000年的约400万只轮胎,上升至 2005年的1700万只轮胎,直至去年的4000万只轮胎。进口轮胎总量的价值达到了12亿美元,也就是每套轮胎的价值约为300美元,占据了去年进入 美国港口的中国货物——约3400亿美元——总价值中虽然份额不大但值得注意的一部分。随着中国在轮胎市场中的份额不断增长,与中国份额相近的一些国家 ——尤其是日本、韩国和加拿大的份额已经掉在了后面。而美国轮胎制造业的就业率也下降了。
现在我们来谈一谈美国钢铁工人要求实施临时关税的呼吁。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The 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是负责评估临时关税申请的独立机构。该机构建议以55%为起税点,征收三年。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政策略微温和些:起税点为35%,慢 慢下降至30%和25%,并在2012年恢复到4%的正常关税。
这样的事情绝非不同寻常。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清点,在全世界每年都会出现100到200项这样的惩罚性关税。许多国家都是根据“反倾销”和“反补贴”法律来征收的。这些法律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各自国内的产业,抵制掠夺性的出口行为,如以低于成本价销售和政府补贴。
随着中国在轮胎市场中的份额不断增长,与中国份额相近的一些国家——尤其是日本、韩国和加拿大的份额已经掉在了后面。
印度是使用这些法律最频繁的国家,自2000年以来,每年实施约为30次的反倾销处 罚。美国的热情要低一点,每年对15起反倾销案件实施制裁。中国和欧盟每年也有起诉15起案件的记录。据美国商务部(U.S. Commerce Department)统计,目前中国仍对17类美国产品征收这样的惩罚性关税,其中包括对光纤征收46%的关税、对腈纶征收61%的关税,以及对氯仿征 收91%的关税。事实上,在美国政府制定这一关税政策前的一个星期,中国商务部还更新了对俄罗斯、日本和韩国的橡胶所征收的关税税率。这种橡胶被称为“丁 苯橡胶”,就是被用来制造汽车轮胎的。
因此,临时性的关税政策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寻常。它们确实会让消费者和进口商感到头疼,但通常只影响一小部分的贸易,并不会对全世界更大范围的商品和服务流量造成重大的威胁。
此次轮胎个案在一些重要的方面与通常的关税小风波不一样。第一,美国首次使用1999 年中国“入世”协议中的特殊条款,而按照这一条款,非常容易实施进口限制。这个所谓的“第421条”的条款因它在美国贸易法的大绿皮书中的位置而得名,它 允许美国企业和工会对快速增长的中国进口量提出增加关税——不是以不公平贸易惯例为基础,而只是在某一时期内,当进口急速上升,竞争不断升温,为国内企业 提供帮助。第421条本身是临时性条款,有效期仅至2013年。布什政府从没动用过该条款:它曾收到四次要求依据421条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但都没有批 准。
但事实上,许多贸易观察者不愿意承认,在美国和其它地区,这样的临时性进口限制其实很平常,也不是那么重要。
第二,轮胎案件是由工会组织而不是商业协会提出的。类似库珀轮胎(Cooper Tire)这样的制造商在美国和中国两地制造轮胎。事实上,他们大多都反对这一关税,想必是在担心国内竞争和在中国的长期利益之间权衡过利弊。工会的决策 者们只关注其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会员,就没有这种矛盾的感觉。,由于根据第421条提出的申请相对容易得到批准,因此中国出口商会害怕美国的工会在此后的3 年中会提出更多的申请。中国商业部的强烈反应无疑反映了这一事实。
这样的情况肯定有可能发生。但事实上,许多贸易观察者不愿意承认,在美国和其它地区, 这样的临时性进口限制其实很平常,也不是那么重要。它们的影响通常会迅速地减弱,往往没有什么后果。其中令人记忆最为深刻的是布什政府在 2002-2003年间实施的钢铁关税政策,它针对的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钢铁制造商。那时,当关税生效时,钢铁进口量减少得不多;当关税 取消后,钢铁进口量现在又恢复到了正常水平。美国的就业和生产趋势仍保持不变。
 
也许世界经济的脆弱现状使得轮胎关税要比通常的临时性关税具有更大的风险;尽管如此,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不会很严重。
在时间上和性质上与轮胎案较相似的是,布什政府在2006年对中国服装、棉制品和其它 纺织品施加进口限制的决定。这个决定和轮胎关税一样,在当时是中国入世协议的独特性所导致的。它对进口或就业并未产生任何明显的影响。服装进口商只是沿着 亚洲海岸线向下几英里从中国转向越南购买货物而已。在轮胎决定出台后,他们可能也会这么做,虽然轮胎厂搬迁起来也许要比服装店难多了。
观察家应当从根本上记住两件事情。首先,轮胎关税属于美国在世贸组织的权利。其次,如果中国政府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美国没有这样的权利,那么它有权在世界贸易组织中提起诉讼——也可能会胜诉,就像几年前在钢铁案中它与欧洲、巴西和其它国家联合的情况一样。
当然,小事件偶尔也是更大事件的前兆。一些小鹅卵石的坠落确实改变了整个景观。也许世 界经济的脆弱现状使得轮胎关税要比通常的临时性关税具有更大的风险;或者,也许美国买家的忧心会使它比布什政府的钢铁和纺织品政策更有效地稳定就业。 尽管如此,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不会像情绪亢奋的社论和媒体报道所声称的那样严重。轮胎关税很可能持续三年的时间,对贸易流量和生产造成一些温和的影响,此 后,当小鹅卵石着地时,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会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爱德华·格莱塞是民主党领袖委员会贸易与全球市场项目的主任。
Rights:耶鲁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