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援助让柬埔寨胆量倍增

第20届东南亚国家联盟峰会在金边召开,与会者肯定会发现另一位到访者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该国受到热烈的欢迎,金边到处都是欢迎他的标语和旗帜。驻金边记者塞巴斯蒂安斯特兰高(Sebastian Strangio)认为,胡锦涛此时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并非巧合。中国对柬埔寨的建设项目提供源源不断的贷款和投资,标志着中国对柬埔寨的影响力正在上升,这可能会为东盟十国的团结带来裂痕,尤其是与中国在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问题上。当然,柬埔寨并不总是向中国靠拢,因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中国曾经资助过红色高棉共产主义游击队,该政权在1975年至1979年期间屠杀了170万人,并在九十年代发起过暴动。柬埔寨首相洪森声称,中国并没有控制这个拥有1500万人口的国家。但是中国的援助无疑鼓励了柬埔寨忽视外界的人权压力或环保压力。——耶鲁全球

中国的援助让柬埔寨胆量倍增

为了柬埔寨的利益,洪森试图平衡美国、越南和中国之间的利益关系
塞巴斯蒂安斯特兰高(Sebastian Strangio)
Wednesday, May 16, 2012

 金边:与会代表抵达柬埔寨首都参加第20届东南亚国家联盟峰会时,发现这座城市到处都是迎接另一位更为重要的客人到来的迹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柬埔寨的国事访问已经结束,而在金边的主要干道上,仍然飘扬着成百上千为欢迎胡锦涛到访的小型中国国旗。市区的大部分路口竖立着胡锦涛主席及其夫人的巨幅照片,俯视着这个城市。

柬埔寨担任2012年东盟十国的轮值主席国,而胡锦涛四月份对柬埔寨进行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这不仅仅是巧合。此次峰会常常提及持续中的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南中国海能源藏量丰富,中国以及包括越南、菲律宾在内的东盟成员国都对其宣示主权。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胡锦涛此次到访是为了向柬埔寨施加压力。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国防军事学院分析人士卡莱尔·塞耶(Carlyle Thayer)在简报中写道,胡锦涛的访问“目的在于向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施压,要求重视中国的关切”,阻止这一问题列入正式讨论的议题。尽管这一问题后来在峰会谈判期间被提出,但金边并没有将其列入正式议程。
 
这一事件表明,中国对拥有1500万人口的柬埔寨的影响力正在上升。确实,北京的全球新政——巨额的贷款和投资,且不附带人权要求和善政要求——看起来几乎是为柬埔寨首相洪森量身定制的,洪森是一个铁腕统治者,对西方要求实施民主改革的压力,他是恼羞成怒。
 
 “中国尊重柬埔寨的政治决定”,2009年9月,洪森出席由中国资助建设的价值1.28亿美元位于干丹省(Kandal)的大桥开工剪彩仪式时这样宣称:“中国为我们建造桥梁和道路,又不向我们提复杂的条件”。
 
对柬埔寨这个国家来说,如今的中国国有银行就像是一个庞大的零用钱柜,为他们的道路、桥梁、水电大坝、房地产开发和观光胜地提供建设资金。在过去的十多年间,这些贷款和捐赠已达数十亿美元,官员代表们每年互访密切,签订了很多友好的双边协议,互相赞赏不已。
 
两国间的双边贸易也在蓬勃发展。泰国和美国仍然是柬埔寨最大的贸易伙伴,不过在未来十年,中国在柬埔寨的贸易地位将会超过泰国和美国。2011年中柬两国间的双边贸易突破25亿美元,主要依赖于进口中国机械、汽车、食品、电子产品、家具和药品,而两国间还雄心勃勃的保证:在2017年,这一贸易额将翻番,达到50亿美元。胡锦涛抵达后不久,便称赞了两国间的“睦邻友好关系”,称这种关系“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并将坚定地向前发展”。
 
然而,中柬两国间的关系在过去并不总是这样甜蜜。中国过去是共产主义红色高棉的主要资助国。据估计,红色高棉政权的乌托邦社会工程计划在1975年至1979年间导致170万平民死亡。即使该政权后来被推翻,北京仍继续向红色高棉的叛乱分子提供几百万的现金和物资,用于同越南支持的金边新政权展开内战。直到1990年,北京才最终停止资助,但北京资助红色高棉政权给两国关系投下了长长的一道阴影,1988年,洪森就曾把中国称为柬埔寨“所有恶的根源”。

 但是新的利益很快就结成了联盟。1997年7月,洪森发动一场血腥的派别清洗,驱逐了其在国内的政敌,此举激怒了西方国家,中国却立即承认其地位并给予军事援助。随后在2000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柬埔寨进行正式访问,这是自1963年以后中国领导人首次访问柬埔寨。从那时开始,双边援助频频开展,而其中绝大部分采取优惠贷款的形式。

由于中国的影响,柬埔寨内部的力量平衡慢慢发生转变。不可否认,中国慷慨的援助解了洪森的燃眉之急:洪森多年来受制于西方盟友的捐赠,如今他可以对西方国家要求他进行民主改革不予理会。“中国的援助使得政治治理问题恶化”,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伊恩·斯托瑞(Ian Storey)说道。“柬埔寨人民可以说,‘如果你在援助上附加条件,那么我们就与中国交好’,只是如此一来,局势恶化,腐败横行,法治缺失”。
 
批评人士担心,许多中国援建的基础设施项目对环境有影响,而且在实施中缺少透明度,其中有一个援建项目,即金边市中心的万谷湖(Boeung Kak lake)开发项目,就饱受非议,人权组织声称该项目导致4000户家庭遭受非法拆迁;而在柬埔寨西南部的波顿沙库(Botum Sakor)国家公园地区,一个大型的赌场和旅游胜地开发项目正在建设,这也要求当地居民迁离。在中国建筑工地上柬埔寨工人遭受虐待的报道,更是让担忧加深。
 
 “中国在柬埔寨正变得越来越傲慢”,金边的政治分析人士劳蒙海(Lao Mong Hay)如是说,“他们的行为越来越像过去的殖民主义者”。
 
从自身立场出发,柬埔寨政府拒绝承认自己受制于中国过多的影响力。“我很反感和厌烦柬埔寨是为中国工作的这种说法”,在东盟峰会结束所举行的大型记者招待会上,洪森告诉记者,“柬埔寨不可能被收买”。
 
然而,声明管声明,中国援助的背后是看不见的绳套。2009年12月,柬埔寨政府强行将20名寻求庇护的维吾尔族人遣返回中国,此举引起广泛关注。遣返后的第一天,一名中国官员带着价值12亿美元的捐赠和贷款协议的大单访问柬埔寨,让人怀疑北京向金边施加了极大的压力。2010年3月,美国因不满这一遣返行动,停止按原计划向柬埔寨提供军用卡车,北京随后就向柬埔寨填补这一缺口,向其提供军车。柬埔寨也表达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2010年8月,洪森向各地省长提出警告,不得允许台湾政府部门或官员在其辖区内设立机构,违者将直接免职。
 
 “柬埔寨已将自己划到中国的地盘上,被人民币腐蚀了”,劳蒙海如是说。
 
其他的分析人士却认为,不管中国的援助有多大,柬埔寨不大可能倒向北京的阵营。举个例子来说,美国仍然是柬埔寨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是其不断壮大的服装业的主要出口市场。21世纪初以来,柬埔寨与美国的关系也得到加强,尤其是在军事交流方面。1997年政变以后,美国暂停向柬埔寨提供援助,不过在2007年又恢复了援助,目前,两国每年都会举行反恐和维护国际和平的军事演习。尽管中国正在上升的影响力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越南的影响力,但柬埔寨仍然同越南很亲近,而越南是美国的新盟友,且在1979年洪森推翻红色高棉政权之后,越南帮助洪森上台执政,是洪森的政治盟友。
 
事实上,洪森的目标与柬埔寨之前的领导人——包括上世纪60年代的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King Norodom Sihanouk)——所奉行的战略有着惊人的相似。“柬埔寨试图容纳所有的国家”,柬埔寨合作与和平研究所执行理事常万纳瑞斯(Chheang Vannarith)说道,他还认为柬埔寨面向西方援助国家的大门“仍然开着”。
 
从自身利益出发,平衡外部竞争势力间的关系,对过去的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对如今的洪森来说,仍然是险峻异常。但这也可以是一个小国的精明举措,从而在中国、越南和美国的三方博弈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塞巴斯蒂安Ÿ斯特兰高(Sebastian Strangio),驻柬埔寨金边记者,报道覆盖亚洲。

耶鲁全球化研究中心2012年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or not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