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中印对抗的新战场

在南海(South China Sea),一场令人担忧的纷争正在酝酿。中国拟将两块海域进行拍卖,而外界广泛认为这两块海域位于离岸200海里的越南专属经济区之内,并且越南已经将勘探权转移给了印度。国王学院的哈希•潘特(Harsh V. Pant)认为,中国与印度之间的矛盾不仅仅是海上边界和勘探权的矛盾,而是反映了“两个崛起中的大国在亚洲版图的战略对峙”。潘特认为,中国正在将印度逼入困境,迫使其维护自由通航权和国际法,加强与其他东亚国家的关系,并且保护本国作为崛起大国的信誉。中国在声称对南海拥有主权的同时直捣印度洋深处,这样的激进行动扩散了与邻国之间的不确定性和不信任,可能将与其长期利益产生冲突。这可能只会强化它的区域强权形象,迫使希望保持南海稳定的其他国家联合起来。——耶鲁全球

南海:中印对抗的新战场

中国无视印度的勘探行为,将越南的油气田进行全球拍卖
哈希•潘特(Harsh V. Pant)
Thursday, August 2, 2012


伦敦:在全球聚焦中国和菲律宾之间日趋紧张的南海局势之时,中国和印度也在在这片纷争的水域上进行着无声的较量。中国发出了挑衅之举,将印度从越南取得勘 探权的同一块油气田列入国际招标对象。印度决定在这块获得授权的区域内继续活动,这表明它已准备好迎接中国的挑战。而冲突凸显的是中国对印度成为区域大国 的反对。 

印度和中国在南海的冲突已经酝酿了一年有余。2011年10月,印度和越南签署协议扩大和推动在南海的石油勘探。尽管中国对印度行动的合法性表示质疑,如今印度仍然重申其决定,继续进行勘探活动。

印度的国有石油公司印度维德希有限公司(ONGC,或称 OVL)接受了越南关于对127和128号油气田进行勘探的邀请,此举不仅表明印度愿意加深与越南的友谊,而且无视中国有关离开该区域的警告。在要求“区 域以外”的各国远离南海之后,中国于2011年11月发布了一份对印度的行动方针,强调对127和128油气田的勘探需要获得中国的许可,没有中国的许 可,OVL的行动不具有合法性。与此同时,越南则强调,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其对勘探中的两块油气田保有主权。

 

印度决定采纳越南的主张,而无视中国的反对。 

中国一直反对印度在该区域进行勘探项目,并声称拥有该区域的主权。印度则一直宣称其在该区域内的勘探项目为纯商业性质,而中国将这种行为视为事关主权的问题。 

印度的举动使中国感到不安,后者对印度在东亚的日趋活跃颇 为忌惮。2011年7月,当时一艘不明身份的中国战舰要求印度海军(INS)的一艘两栖攻击舰“艾拉瓦特”号(Airavat)证明自身身份,并且对其离 开越南水域后出现在南海的行为作出解释。这艘印度战舰在越南境内完成了一个计划中的港口访问,随后位于国际水域。这次事件之后,印度决定与越南共同勘探碳 氢化合物。

继首次挑衅之后,印度展开了第二轮行动。五月份,印度石油 部次长辛格(R.P.N. Singh)告知议会,由于缺乏经济勘探价值,OVL公司已决定将128号油气田交还给越南。越南则公开暗示印度的决定乃是迫于中国压力的回应。2012 年7月,越南给予OVL公司延长勘探的经济效益评估期等更为优厚的条件,随后印度决定继续进行联合勘探。越南决定将OVL公司的勘探合约扩展到128号油 气田,并重申它重视印度在南海所起到的区域战略制衡作用。

2012年6月,中国国有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开放了九个油气田以供勘探,而越南宣称对其所在水域同样拥有主权。越南声称,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中海油面向国际竞标的九个油气田之中的第128号油气田位于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以内。

中国将归属越南并由一家印度石油公司勘探的油气田进行国际 竞标,这将印度置于困境之中。印度不会被中国的行动所吓倒,这缘于7月份在柬埔寨金边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印度在会上表现颇为强硬,不仅支持自由通航,还支持在与国际法律准则一致的情况下取得资源。往常印度总喜欢作壁上观,避免采取明确的立场, 而如果想要继续在东亚和东南亚都保持重要国家的信誉,就再也不能无所作为。

与其他大国一样,印度对于中国对南海水域自由通行权的挑战颇感担忧。南海通道对于贸易和国际安全而言太过重要,因此不应被某单一国家所掌握。

与此同时,中国在竭尽所能地将南海的局势搅得复杂化。中国 宣称对南海的大部分水域拥有所有权,中国海军在该区域也采取了坚决行动,这让各国的担忧日渐增长。在最近一次宣示主权的行动中,中国决定在西沙群岛 (the Paracels)的永兴岛(Woody Island)上建立一个卫戍部队。中国国防部长则公开警告,“战备状态下的”中国海军和空军巡逻部队已经准备好,在南海“保护我们的海洋权和利益”。

在一次大胆的实力亮相和盟国柬埔寨的帮助下,中国阻止了东盟发布联合声明,这在该组织45年的历史上尚属首次。中国对分而治之的政策运用得当,从而将争端始终限制为北京和各个对手国家之间的双边问题。 

领海通常是从岸边开始向外延伸12海哩,但中国意图扩展领海范围,以将延伸200海哩的整个专属经济区都囊括在内,这就对自由通航的基本原则构成了挑战。包括印度在内的所有海上大国,在自由通航、自由出入亚洲公共海域和尊重有关南海的国际法律等问题上都具有国家利益。近几个月来,在有关东海(East China Sea)和南海的矿产资源和石油勘探问题上,中国已经与日本、韩国、越南和菲律宾都发生过冲突。

印度在取得越南能源资源上具有利益,与中国主张对该区域的主权产生了直接的冲突。 追根究底,这个问题并不是纯粹的商业和能源问题。而是事关两个崛起中的大国在亚洲版图的战略竞争。如果中国能够如印度所预期的那样在印度洋领域扩大行动, 印度也能够在南中国海域如法炮制。随着中国实力逐渐增长,这将检验印度是否有决心继续在南海采取实际行动。

到目前为止,在日益紧张的海事局势和对该区域的领土权问题方面,印度一直是个消极旁观者。但是如今在南海的活动已然增多,印度必须妥协于中国的区域实力。印度所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使其战略雄心与合适的资源和能力达到现实的匹配。

 哈希•潘特任教于伦敦国王学院。

耶鲁全球化研究中心2012年版权所有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or not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